“学霸方队”训练用上“效益曲线”

  “学霸方队”训练用上“效益曲线”

  院校科研方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第一次受阅的新型方队,由军事科学院、国防大学、国防科技大学联合组建,这也是三大院校改革重塑后的首次联合亮相。方队展示了我军改革重组以后,最高军事学府、最高科研院校崭新气象。方队中,博士硕士研究生占比71%,是受阅方队中学历最高的。

  ★领队衣述强少将、栾复新少将

  领队兼方队长和政委

  院校科研方队的将军领队是衣述强少将和栾复新少将。

  两位少将不仅是将军领队,同时担任方队长和政委,这在所有方队中是独特的配置。

  “因为院校科研方队,是由军事科学院、国防大学、国防科技大学联合组队,来自不同单位,有各自隶属关系。(我俩)担任方队长和政委,便于统管。”栾复新表示。

  “方队展示了我军由力量规模型向人才密集型转变的鲜明导向,展示了人才是根本,科技是第一生产力的时代呼唤。”栾复新表示。

  方队成员涵盖了学员、教员、科研人员等多种类型,既有前沿作战理论的研究者,也有关键武器平台和核心技术的开发者,体现了军事院校和科研机构在强军兴军中的突出地位。

  记者了解到,方队队员中有27名博士、259名硕士,博士硕士研究生占71%,是所有受阅方队中学历最高的。队员所学专业涉及战略学、战役学、军事训练学、医学等。

  同时身兼方队长和政委,对两位将军来讲,既要搞好个人训练,又要管好整个方队。在一个由学员、教员和科研人员为主组成的方队里,训练基础弱是不争的事实。

  “被认为是帮扶对象,一开始觉得这个方队,因为年龄偏大,可能训练不一定训得(来),赶不上那些战士队员。但是他们的悟性好,在训练的时候,他们的纠错能力强,整体协调性强。”衣述强表示。

  ★学霸博士杨金一

  为阅兵放弃留学机会

  国防科技大学博士杨金一是院校科研方队的受阅队员,曾获得全国大学生数学建模竞赛一等奖、“国际无人机平台机器人”比赛一等奖、国家专利发明等奖项。

  不过学霸初到训练场,却遭遇了“滑铁卢”。杨金一说,大脑很灵光,但身体不协调。

  “一开始原地踢腿一二十次,我就站不稳了,教练非常火大,我自己也非常难受。”“有时候教练说你先到排尾练一下,练好回来了,下一个动作又不行了,就又去排尾练,大家称我是‘八进八出排面’。”

  从小要强的杨金一不想被别人说不行,每天晚上大家都休息了,他就找个地方踢腿练习平衡,二十次、三十次、四十次。“练了一个半月,我变成了钉子兵,嵌在排面的关键位置。”

  为了这次阅兵,杨金一放弃了出国留学的机会。“有人问我后不后悔,我说不后悔,祖国70岁生日的时候,我能代表全军院校科研人员,在天安门前走过,我感觉所有付出都值得。”

  他表示,这次经历磨炼了心性,让他学会静下心从事科研工作。

  “科技兴军,科研报国,相信有一天,我能和自己研究的武器装备,一起通过天安门,接受祖国的检阅。”

  ★总教练王新国

  总教练提出阅兵考核打分法

  国防科大计算机学院副政委王新国是这支方队的总教练,这也是他首次承担受阅方队组训任务。

  王新国有33年军龄,1986年12月入伍。1990年5月调入国防科技大学,先后四次荣立三等功。

  此次给学霸方队训练,王新国提出了阅兵考核打分方法。

  “我总感觉训练当中教练员给队员纠正的动作,纠正的是主要存在的问题,还是不够全面。”王新国说,一次性纠正不可能解决所有问题,“如果把队员的动作通过考核的形式进行打分,我想每个队员都会引起充分的重视。”

  他的这个想法得到了方队和学校领导的支持,在学校相关教研室专家的帮助下,他们很快研制出一套受阅动作评估系统,运用于方队训练中。

  据介绍,这套系统分为静态检测和动态检测两部分。对于单个队员的受阅动作,通过多个摄像头和投影仪,构建一个高精度三维人体外形和动作骨架,通过与标准动作模型进行对比,使受阅人员清楚看到动作的不足之处。高科技设备替代手工测量工具,客观量化评估取代主观判断,科学化、智能化训练使得训练效率大幅提升。

  记者注意到,这套评估系统中的指标非常具体。脚向正前方踢出、腿绷直、压脚尖、脚掌离地面30厘米、身体重心平稳前移,全脚掌适当用力着地、上体保持正直等都是考核指标。

  ■ 幕后

  队员创新训练方法

  作为学霸方队,每个队员都各展所长,用不同方式为阅兵训练助力。

  张万里是国防科技大学的一名研究生,擅长数理分析。张万里利用大数据模型,给每个队员绘制训练效益曲线,一目了然,掌握每个人情况。中队教导员朱萌认为,“队员善用科学的思维来思考问题,这是我们队员的特点,也是我们方队的特色。”

  训练休息时间,方队还有“健康讲堂”,军事科学院军事预防医学专业的研究生王磊就发挥起自己的专业。他研究了一套能有效预防训练伤的训练法,很快在整个方队推广开。

  王磊解释道,“我们踢正步时要求压脚尖,很多人不理解。尤其是踏上音乐以后,压不压脚尖并不明显,所以很多人就不压脚尖了。但不压脚尖,落地冲击力就全部集中在足根部分,会造成脚踝、脚背,甚至足底产生无菌性的炎症。”一起训练的战友对此也很认同,大家训练时主动地去压脚尖,症状很快改善了。

  “我们这个方队的理念,就是八个字,科学从严、创新协作,这是我们的管理理念和训练理念。科学放到第一位,队员们都是高学历人才,对他们的训练,不能简单机械,要用方法。”衣述强表示。

  新京报记者 王俊

特殊视角看阅兵丨阅兵场中距离东风-41最近的镜头!
返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