留守儿童的心声-“我们守望的,其实是父母的爱”

“暑假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”“和爸爸妈妈在一起!”稚嫩的童声震彻心灵。他们是父母外出务工,从小就跟祖辈一起生活的留守儿童。


写完作业后,静静向窗外望去,看看年迈的外公、外婆是否从田间归来。

在老旧的教室里,莲莲抬头看着黑板,认真地练习写字。

大学生志愿者开办的义务辅导班吸引了很多附近的留守儿童。

孩子们的游戏简单却充满快乐。

外出写生成了孩子们享受快乐的时刻。

孩子们正在尽情地演唱歌曲《国家》。

孩子们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羞涩和胆怯。

看到大学生举办的辅导班,孩子们好奇地向里面张望。

陪伴静静长大的猫咪今年已经四岁了。

山东理工大学的大学生正在向龙阳镇冯庄村的孩子们义务授课。

    “暑假你最想做的事是什么?”“和爸爸妈妈在一起!”稚嫩的童声震彻心灵。他们是这样一群孩子,父母外出务工,从小就跟祖辈一起生活,大家称其为留守儿童。暑假过半,这些鲜和父母相聚的孩子们在干些什么,又在期盼些什么?连日来,记者深入我市各乡镇,对留守儿童的生活进行了一番探访。
  
    静静:猫儿陪伴孤独的童年
  
    她叫关嘉静,今年9岁半,家住龙阳镇冯庄村。
    静静是个苦命的孩子,自幼父母便去世了,从记事起她就在姥姥家生活。8月2日,记者来到她的家中,还未进门,便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。且不说家里的摆设,光是那扇“门”就令人印象深刻。所谓的“门”,就是一块长方形的木板,中间横上一根木棍,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轻易地将它推倒。看着这个小女孩开门,记者心里一阵酸痛。
    家里没人,静静找来钥匙打开门,屋里什么都没有。“平常你怎么吃饭?”“有煎饼的话就啃两口,没有就随便吃点。”从她的口气中,听不出一点委屈,仿佛这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。
    在这个家中,可能唯一能让静静牵挂的,就是家中的那只已经养了4年的猫儿,“小时候,我都是抱着猫儿睡觉。”静静边说边抱起她的“伙伴”,和它四目相对,眼中闪烁着光芒。她说,从小到大,除了同学,猫儿是她最好的伙伴,一起吃,一起睡,一起玩耍……
    “父母”这个词,在这名年幼的女孩心中仿佛很陌生,当记者问及时,她很淡然地说:“爸妈早就去世了,我不太记得了。”说罢,她便从窗口向外望去,眼神中充满了渴望。
  
   小超:最高兴的事是爸爸回来了
  
    龙阳镇冯庄村的宋传超可是村里的“名人”,大人小孩没个不认识他的。这个男孩非常调皮,不停地在记者面前跳来跳去,问各种各样的问题,仿佛有使不完的劲儿。
    小超今年12岁,开学上五年级,父母一直在外打工。一年中,只有春节和农忙时,小超才能和父母相聚,其他时间他都是和爷爷奶奶一同度过。而爷爷奶奶由于年迈体弱,也只是尽力照顾他的生活起居,学习和生活上的事儿很少和他沟通,“只要他不去危险的地方玩,其他的就管不了那么多了。”爷爷说。
    “暑假怎么过?”“玩。”“玩什么?”“啥都玩儿。”小超顽皮地说,他和伙伴们玩着各种各样的游戏:扔沙包,过家家……“一个暑假玩不够!”不谙世事的他眼里尽是快乐。
    “爸爸前几天回来了,这是整个暑假里我最高兴的事儿!”小超说,平常只有逢年过节爸妈才回来一次,这次爸爸有事提前回家,让他兴奋不已。“每次回来,老爸都会给我带礼物,就是没礼物,和他一起呆着也不错。”不知什么原因,小超充满喜悦的话语里好像有什么东西隐隐刺痛着记者的心。
  
    莲莲:学会写字好给爸妈写信
  
    今年暑假,来自山东理工大学的13名大学生在龙阳镇冯庄村开展暑期实践活动,在他们教课的地方,记者见到了谭世莲,她今年才7岁,刚刚上完幼儿园。
    见到莲莲时,刚好赶上下课,她没有像其他孩子一样出去玩耍,而是乖乖地坐在教室里,两只眼睛死死地盯着黑板,努力地在本子上写着什么。走近一看,她正在比着黑板上的板书练习写字。
    “我就想学学写字。”莲莲抬起头,在记者的笔记本上歪歪扭扭地写下了自己的名字。她说,她有一个姐姐和一个弟弟,暑假没事就来到这个义读学校学习。由于莲莲的性格较为内向,所以她很少和其他同学一起玩,一有时间,就在教室里练习写字。
    “爸爸妈妈都在外面干活挣钱,我在大娘家生活。”莲莲说,她想多学学写字,以后可以教给弟弟。“爸爸妈妈不用担心,我很好,等我学会了写字,我一定要给你们写封信,把心里所有的话都说给你们听。”聊到想对爸爸妈妈说的话,莲莲如是说。
  
    小新:每天写完作业就下地干活
  
    小新今年只有10岁,家住东郭镇一个偏远的山村,无论记者怎样询问,他都不肯说自己的名字。
    小新的家庭是一个特殊的家庭,他的父母和伯伯都常年在外打工,家里只有年近七旬的爷爷奶奶。记者从小新的爷爷口中了解到,他有两个儿子,小新是二儿子的孩子。现在,儿子儿媳都外出打工,常年不在家,照顾孙子的重担自然就落在了老两口的身上。“孩子很听话,从来不出去乱跑。”谈起这个懂事的孙子,他倍感欣慰。
    老人说,这个暑假孩子的生活都很规律,上午写作业,下午跟着他们到地里干农活,天热的时候就在家休息,看看电视,“孩子都胆小,和外界几乎没有接触,不敢和外人说话。”老人说,前段时间,他特意让小新到镇上玩,给了他4块钱的往返车费,小新死活都不去。
   在这个较为偏僻的农村里,这些留守儿童的暑假生活非常简单,没有任何的娱乐活动,没有任何和外界交流的机会,甚至没有接触过网络,他们的性格内向,不善言谈,夏令营、培训班、暑期社会实践等种类繁多、丰富多彩的假期生活对他们来说只是一个遥远的梦。
  
    鑫鑫:记事起只有奶奶照顾我们
  
    11岁女孩鑫鑫,出生于南沙河镇南岗村。在鑫鑫还不满1岁的时候,她的父亲便过世了,妈妈嫌家里贫穷,狠心地抛下这个稚嫩的亲骨肉,远走他乡,再无音讯。此后,鑫鑫便和奶奶生活在一起。
    8月4日,记者在城管善南分局“代理妈妈”的带领下来到鑫鑫家。此时,鑫鑫正趴在一张小桌子上学习英语。11岁的鑫鑫,表现出与年龄极不相符的沉稳。她说:“从我记事起,我就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一起。记得小时候,自己想妈妈时,就不停地哭,奶奶就不停地哄我。等我到了上学的年龄,奶奶借钱送我去上学。在学校,看见同学们在父母面前撒娇,我是多么渴望自己也会有这样一天。”
    说到这些,鑫鑫的声音有些哽咽,她擦擦眼泪,接着说:“爷爷在外打工,家里所有的事情,都是奶奶一个人操心,奶奶的身体不好,看着心疼。”交谈中,记者了解到,尽管鑫鑫年龄小,但是洗衣服、做饭这些活她都会干,“我最大的梦想就是能把学坚持上下去,将来考所好大学,好好回报我的奶奶,以及帮助过我的好心人。”(记者 刘智)
 

结合实际精心谋划 以学促做深入推进
我市东沙河和洪绪两镇入选2019年淘宝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