媒体:查查谁资助了-导师崇高感师娘优美感-研究

(原标题:查查谁资助了“导师崇高感师娘优美感”研究)

媒体:查查谁资助了“导师崇高感师娘优美感”研究

论文很长,共计35页,分为两篇,发表在同一份学术期刊的同一期。

按照惯例,第一页标注了经费来源:受“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重点项目(91125019)”资助。

2020年1月12日,主题为“生态经济学集成框架的理论与实践”的两篇论文在社交网站上引起了讨论,主要是因为它令人瞠目的内容——“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”。

作者徐中民系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(现已并入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)研究员、博士生导师,行文不可谓不严谨。在2013年10月发表的这两篇论文中,作者不厌其烦论述了自己的导师、著名冻土学家程国栋院士“酒量不在大小,关键是能控制”和“幽默是耳顺”的提醒,特别注明了信息来源:“酒量不在大小,关键是能控制”是导师2012年7月一次晚宴上讲的——“从此之后我再没有喝多过”;“幽默是耳顺”则是导师2012年春节贺年卡里赠言的第17条,“整个贺年卡的内容我作为附录收录在文献”。

论文所列的众多参考文献,包括作家余秋雨的《文化苦旅》。

媒体:查查谁资助了“导师崇高感师娘优美感”研究

徐中民本人也称,“这里首先探讨了美和道的问题,然后以导师和师娘的事例为例,阐述了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;接着,在此基础上构建了带普适性的人的发展之路。”根据他2020年1月11日在微信公号里的自述,论文的原题就是《论导师的崇高感和师娘的优美感》。

发表这两篇论文的期刊,是中国科学院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、中国地理学会主办的学术期刊《冰川冻土》。这份期刊专注于冰、雪、冻土和冰冻圈研究领域。1月12日中午,期刊编辑部宣布撤稿,“经报编委会审核,决定对该文撤稿。我刊在该文刊发前审核不严,在此郑重致歉。”

《冰川冻土》主编、也就是论文的被研究对象程国栋院士就此回应说,这两篇文章与《冰川冻土》学术定位不符,自己“事先一无所知”,已引咎申请辞去主编一职,并向读者道歉。

媒体:查查谁资助了“导师崇高感师娘优美感”研究

本来,一位学者有权利在学术领域自由探索。作者醉心于探索导师和师娘的家庭生活,以“处于圆上部的导师勾勒的前进的方向”为定性数据,以“处于圆下部的师娘计算的家里的柴米油盐数量”为定量数据,这属于个人研究兴趣,与他人无涉。

需要指出,这两篇论文不仅是符不符合期刊学术定位问题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主要来源于中央财政拨款,纳税人自然有资格追问下去:标注了基金资助的这项研究,有没有脱离项目设定的方向?

根据众多学者论文和中科院寒区旱区科学数据中心等公布的信息,编号为“91125019”的基金项目,指的是“黑河流域中游水-生态-经济模型综合研究”项目,属于国家自然科学基金“黑河流域生态-水文过程集成研究”重大研究计划下的重点项目之一。2010年启动的这项重大研究计划,被称为“黑河计划”,程国栋院士担任“黑河计划”专家组组长。2014年,程国栋院士及其团队发表关于黑河集成研究的综述文章,作者就包括徐中民研究员。

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等机构此前公布,“黑河计划”以黑河流域为特定研究区域,探讨中国干旱区内陆河流域生态-水-经济的相互联系,预算总经费为1.5亿元。其中,重点项目的资助强度约为200万~300万元。

从徐中民研究员发表的论文来看,其中充满了大段对导师及师母表达个人情感的内容。“我们赞美导师,你是无穷的源泉,让弟子们思涌吞笔;我们依恋师娘,你有母亲的情怀,让弟子们溪中荡漾。”论文结语部分概括:“综合来看,导师和师娘为我们提供了两幅画面:近景是一张和谐的家庭照:导师挥毫落笔如云烟,师娘恰如玉树临风前;远景是一幅和谐的山水画:导师青山不改千年色,师娘绿水长流万木春。”甚至在论文最后,是一首纪念导师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20年、结婚40年的长篇打油诗,这在学术论文中极为罕见。

编辑部撤稿了,主编辞职了,问题还没有结束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运行机制下,申请者需要提交项目计划书提出申请,经过同行评审通过后获得资助。按照《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条例》规定,项目参与者不按照项目计划书开展研究、擅自变更研究内容或者研究计划,会受到警告、追回资助经费等处罚。

因此,在那些令人眼花缭乱的抒情文字之外,徐中民研究员的这项研究,与“黑河计划”有何必然联系,是否偏离了项目计划书所设定的内容,“91125019”号项目的负责人是谁,仍需要基金管理部门、使用部门和所涉学者作出正式回答——坦白说,大家虽然被作者的个人兴趣爱好所吸引,但更关心的是国家的钱是怎么花的。

一二线城市二手房全面降价 三四线城市还有机会吗-
返回列表